孤独的树--席慕蓉
 
 

 

  刚转过一个急弯,在我们眼前,出现了一座不算太深的山谷,在对面的斜坡上,种了一大片的林木。
  大概是一种有计划的栽种,整片斜坡上种满了一样的树,也许是日照很好,所以每一棵都长得枝叶青葱,亭亭如华盖,而在整片倾斜下去一直延伸到河谷草原上的绿色里面,唯独有一棵树和别的不同。
  站在行列的前面,长满了一树金黄的叶片,一树绚烂的圆,在圆里又有着一层比一层还璀璨的光晕。它一定坚持了很久了,因为在树下的草地上,也已圆圆地铺满了一圈金黄色的落叶,我虽然站在山坡的对面,也仍然能够看到刚刚落下的那一片,和地上原有的碰在一起的时候,就觉得后者已经逐渐干枯褪色了。

  天已近傍晚,四野的阴影逐渐加深,可是那一棵金黄色的树却好象反而更发出一种神秘的光芒。和它后面好几百棵同样形状、同样大小,但是却青翠逼人的树木比较起来,这一棵金色的树似乎更适合生长在这片山坡上,可是,因为自己的与众不同使它觉得很困窘,只好披着一身温暖细致而又有光泽的叶子,孤独地站在那里,带着一种不被了解的忧伤。

  诺拉说:“很晚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  “可是,天还亮着呢。”我一面说,一面想走下河谷,我只要再走近一点,再仔细看一看那棵不一样的树。
  但是,诺拉坚持要回去。在平日,她一直是很随和的游伴,但是,在那个夏天的午后,她的口气却毫无商量的余地。


  于是,我终于没有走下河谷。
  也许诺拉是对的,隔了这么多年,我再想起来,觉得也许她是对的。所有值得珍惜的美丽,都需要保持一种距离。如果那天我走近了那棵树,也许我会发现叶的破裂,树干的斑驳,因而减低了那第一眼的激赏,可是,我永远没走下河谷,(我这一生再无法回头,再无法在同一天,同一刹那,走下那个河谷再爬上那座山坡了)。于是,那棵树才能永远长在那里,虽然孤独,却保有了那一身璀璨的来自天上的金黄。
  又有哪一种来自天上的宠遇,不会在这人世间觉得孤独呢?

 
 
夏蕤
国家一级播音员
 
  先后主持过《相亲吧》《星光秀场》《够级大赛》《快乐英雄会》等多档电视节目,现为《书香德州》《直播德州》主持人。多次主持各类大型晚会,如《中国首届微电影艺术节》颁奖盛典;《华东六省一市及全国部分地区电视主持新人大赛》复赛及总决赛;《第十届“齐鲁风情”青年歌手暨新作品演唱大赛》总决赛及颁奖盛典等。
  曾先后七次获得山东省“牡丹奖”。2014年主持作品《汉忠话像》获得山东省“牡丹奖”电视文艺类一等奖、最佳美术奖,同时获得“山东省十佳主持人”称号。2015年作品荣获德州市首届长河文艺奖一等奖、山东省泰山文艺奖二等奖。
 
 
 
 
统筹:彭宝恩;编审:赵莹;播音指导:赵莹、潘颖、曹冬
 
 
 
 
加主播微信,每晚为您推送《主播夜读》